中城投集团「城创云」——城市产业创造城市价值CityV
中城投集团「城创云」——城市产业创造城市价值CityV

行业新闻

城市建设-中国房地产走到今天还有解 我们还有最

 对中国经济转型的前景,我是比较乐观的

  我在2014年下海,提出过一些观点。作为一个中国经济的长期的观察者,这些年我也算是周游列国,先是在国务院做智囊,后来在全球最大的房地产企业做首席经济学家,这一次重新回到资本市场,回到券业,想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对中国经济的一些思考和观察。

  过去这几年,我们每年都会提出一些看法和判断,很幸运,这些年大的判断基本还可以。

  比如说在2014年,我们提出叫新5%比旧8%好,5000点不是梦;在2015年,我们在股灾前预警,叫海拔已高风大慢走,并预测一线房价翻一倍,还有经济L型;在2017年提出新周期;2019年,当时市场非常悲观的时候,我们提出否极泰来和未来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。

  在2020年,我倡导新基建,后来从学术讨论走向国家战略。在去年下半年,我倡导放开生育,这一次关于我们的生育政策和人口政策,我认为在未来会出现比较大的调整。

  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想,我们这一代学者的使命究竟是什么?我始终认为一个人的价值取决于对他人、对所服务的机构、以及社会的价值。

  在今年初,当市场充满争议的时候,我当时提,今年市场最大的逻辑或者主题应该是通胀预期。

  而且关于房地产领域,我提出过一个分析框架,叫房地产长期看人口,中期看土地,短期看金融。这个分析框架可能是房地产领域广为流传的,包括大的开发商、很多投资者、从业人员用的一个分析框架。

  总的来说,作为一名经济学家、中国经济的观察者,虽然比如在2015年市场比较疯狂的时候,我们理性地提示风险。但是在2014年以来,对中国经济转型的前景,我在经济学家里面是比较乐观的。

  很多人说任博士是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最大的多头。站在现在这样一个时点,我们看未来,究竟怎么来认清我们所处的时代,以及我们当前的经济形势。 

  我想从一个客观、理性、专业、独立的角度,来给大家分享我们的一些观察和最新看法。

  新5%比旧8%好,不要担心经济增速换挡,最重要的是提高增长质量

  我大致讲三个方面的内容:第一个是关于中国中长期的经济发展趋势,第二个是关于我们当前的经济形势,最后讲中国现在面临的四大矛盾以及应对。

  第一个,中国经济的发展的趋势。

  我们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大环境背景之下?怎么认清我们所处的这种环境和时代的特点?

  在过去10年,中国经济发生了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。

  过去这10多年,包括未来的10年,中国经济形势不是可以用经济波动来简单解释的。也就是在10年前,在宏观领域,所有主流经济学家都参与了一场大的论战。中国经济(增速)从14%、10%、9%、8%、7%,现在到6%,这种不断地下行是什么原因?我们怎么去应对? 

  当时大致分为两派,一派是认为中国经济还能重回高增长,所以要进行大规模的刺激,刺激需求;另一派就是我们当时在国务院发展中心提出的,中国可能要增速换挡了,而且我们的出路是通过改革,提升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,构筑我们新的增长平台和动力的机制。

  这是10年前在宏观领域最大的一场论战。在那个背景下,当时我下海提出一个观点叫新5%比旧8%好。

  我是花了好长一段时间研究经济史,包括拉美、东南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这些经济体,以及转型成功的德、日、韩等等。 

  我们发现,在从发展中国家迈向发达国家的关键时点上,中国人均GDP一万美元露头,12,600我们就成发达国家了,也就是未来5~10年。

  但是很多经济体拒绝增速换挡,试图通过货币对放水刺激,把它重新拉回到高增长的平台上,结果是维持了旧的增长模式,并引发了大的金融危机,最终掉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。 

  拉美、很多东南亚的经济体都犯过这样严重的错误,只有少数的,大约只占10%左右的经济体,德、日、韩、中国台湾,它们成功推动了改革,在从发展中经济体迈向发达经济体门槛的时候,采取了推动改革的方式。 

  在那个时候我们就提出增速换挡,一定要推动新能源的改革,而不是一个简单的货币刺激,能够解决这个时代给我们的命题。 

  我当时提出叫新5%比旧8%好的原因是什么?就是大家不要担心经济增速换挡了,最重要的是提高你的增长质量。 

  未来通过改革构筑的5%的新增长平台,比过去靠自己勉强维持的8%的旧增长平台要好,利率下来了,股市走牛了,产业升级了、企业利润上升了,居民生活改善了,政府威信提高了,改革是唯一的出路,刺激将酝酿危机。 

  经济L型也是我提的,新常态,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,中央的这些大论断,印证了我们这一派经济学家所主张的观点。 

  为什么在经济学家里面,我们看好中国经济这一轮的改革转型前景,首先是因为在过去10年,我们这场宏观领域的大论战,我就解决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就是认识问题,认识到了我们要增速换挡,而且认识到了以后,叫新5%比旧8%好,未来虽然不是高速增长,但是是高质量的发展。 

  我们解决了认识问题以后,这些年我们的政策和改革措施是到位的。我当时为了研究像当年韩国、日本包括德国的转型经验,前前后后看的专著将近上百本,当时非常沉迷于这个研究。 

  最好的教科书实际上是经济史,因为经济学做不了实验,但是经济史给我们很大的启发。

  我们还处在一个攻坚期,但前期的很多改革举措,进入到了红利的释放期

  很多人说每年我们的政策都发明一个新词,这是对中国缺乏足够的观察和状态。 

  事实上这些表述恰恰是我们对中国当前问题的认识,以及应对措施不断深化的结果。作为一线的经济学家,我是非常有感触的。

  中国的这一轮改革分为三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是改革预期形成的过程;第二个阶段是落地攻坚的阵痛期;第三个阶段是红利的释放期。 

  第一个阶段是改革预期形成和争议的时期,大致是2012年到2015年,落地攻坚以及攻坚的阵痛期,是2016、2017、2018年,那时候整个社会,包括我们资本市场弥漫着非常悲观的气氛,什么离场论、洗洗睡,那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阵痛期。 

  事实上从2019年以后,坦率地讲,我们还处在一个攻坚期,但是我们前期的很多改革的举措,进入到了红利的释放期。 

  一个比较大的转折实际上是在2015年底,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这个是非常有转折性意义的。 

  当时我们提出“三去一降一补”,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、降成本、补短板。简单来讲,经济学讲叫“破旧立新”,我们要把过去高增长积累下来的过剩产能,过多的库存以及金融杠杆的风险给它破掉。 

  在过去的这些年,我们面对中美贸易摩擦,面对疫情,中国没有出现大的金融风险,因为我们提前扎好了风险的篱笆,是提前做好了准备的。 

  降成本、补短板,这就是立新。我们培育自己新的经济,新的技术、新的产业。后来到了三大攻坚战,包括双循环,都是我们在不断深化改革,应对新5%比旧8%好、高质量发展的挑战。 

  事实上,比如说推动注册制改革,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,依靠创新推动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,它是逻辑自洽的。 

  创新发展,最后要依靠资本市场,传统依赖银行主导的这种融资模式,比较匹配我们原来重化工业的时代,未来中国大量的风投、新经济,它需要多层次资本市场。 

  这一次资本市场上升到了很重要的位置,包括像注册制改革、反垄断,这些东西都是逻辑自洽的,包括碳达峰、碳中和、高水平的对外开放等等,我不再赘述。 

  总的结论就是,未来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,我们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。因为过去10年,我们找到了中国问题的症结,并且因为前期的一些调整,具备了非常强大的执行力。

  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环境背景。

  2021年我们会面对全球经济复苏的共振

  现在给大家报告一下我们当前的经济形势。 

  毫无疑问,中国在抗击疫情和恢复生产方面,走在了全球的前面。 

  我们去年4个季度的GDP增速分别是-6.8%,3.2%,4.9%和6.5%,6.5%是什么概念呢?2019年中国GDP增速是6.1%,在去年四季度,中国已经回到了潜在增长率水平。 

  而且在全球的主要经济体当中,去年中国是唯一实现正增长的。 

  所以从2019年以后,我们已经开始享受改革红利了,但是并不意味着改革的任务完成,我们后面还面临很多的挑战,但是大的思路扭转过来了。 

  2021年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,我们会面对全球经济复苏的共振。 

  去年二季度,中国经济复苏,今年随着美国、欧洲、日本疫苗的大规模接种,以及拜登要推出一个高达3万亿美元的基建刺激计划,我们可能会迎来全球的复苏共振。 

  3万亿美元是什么概念?我们2009年4万亿刺激,3万亿美元,那是将近20万亿人民币的基建刺激计划。

  中国正在回归货币政策正常化,欧美对货币放水和刺激仍然有很强诉求

  因为中国、美国、欧洲复苏的周期阶段不一样,中国是率先复苏,美国欧洲在今年才开始进入复苏阶段。这样大家的政策组合和诉求也不一样。 

  中国正在迎来广义流动性的周期性拐点,因为随着通胀预期的上升,经济回归潜在增长率水平,我们开始进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操作,以及在房地产和地方债等领域进行结构性的信用政策收紧。 

  我在今年初提出中国正迎来流动性的拐点,当时大家很argue这个观点,最近也验证了这个判断。 

  中国正在回归货币政策的正常化,但是因为欧美经济刚刚从低谷走出来,甚至还相当的脆弱,包括疫情仍然让人感到担忧,所以它对货币的放水和刺激仍然有很强烈的诉求。 

  所以欧美包括中国这一轮的全球经济复苏,它的轨道是不一样的,导致了政策的诉求不一样。我们开始货币政策正常化了,欧美可能还在一个低利率、放水刺激的阶段,这就带来了全球通胀预期。 

  如果说2021年我们要定一个短期宏观经济形式的主题词,或最大的一个特点,就是通胀预期。

  我们迎来了通胀预期,包括全球经济复苏的共振,包括拜登要重振美国,推出了3万亿美元基建刺激计划,以及美元流动性的泛滥。

  美元流动性泛滥,中国面临输入性通胀的压力

  为什么最后讲美元流动性泛滥呢? 

  拜登这次对外讲,3万亿美元从哪里来,他会提高企业所得税和向富人征税。 

  但事实上从经济宏观经济角度,这个逻辑是通不了的,3万亿美元是不太可能通过短期的征税来实现的。实质上这3万亿美元的基建刺激计划绝大部分是通过超发货币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给大家重点讲的一个问题。 

  这一次的全球的通胀,很多人讲是因为需求恢复了,需求的恢复程度远远支撑不了如此高的通胀,包括广义资产价格的泡沫化。 

  现在欧美经济还在地板上趴着,刚刚露出复苏的苗头,美国的股市连创新高,两大海岸线的房价连创新高,什么原因?货币的超发、美元流动性的泛滥。 

  自从去年疫情以来,美国推出QE、QQE、无上限的QE,通过印钞票买美国的国债,甚至买商票。美国的广义货币供应增速,这是20年来最高值,而且是惊人的高。 

  后面我会给大家讲,整个宏观经济学领域面临的一个困境和变局,要么你就在放水的这条路上一路走下去,全球63%的外汇储备是美元,美国超发美元实际上相当于它把成本向全世界进行了分担,但是我们不行。 

  因为我们是非储备货币国家,中国的货币如果超发实际上是被居民分担了,或者居民的现金流资产被稀释了。 

  这就是为什么从去年以来,股市、房市、大宗商品,包括黄金都在涨,比特币也连创新高,根本的原因是我们迎来了美元流动性的泛滥,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情况。 

  黄金是实物货币,比特币是超主权货币,黄金和比特币的大涨,包括广义通胀的明显上涨,说明大家对以美元为代表的国家主权的信用货币的不信任。进而带来了今年通胀预期的明显抬升。 

  通货膨胀的概念在经济学上颇具争议,但是它讲述了一个非常常识性的问题,通货膨胀在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都是货币现象,钞票印多了总有东西会涨,如果货币泛滥了,商品就会普涨。 

  而中国在去年下半年以来,就开始推动货币政策的正常化,正如李克强总理这次在两会讲的,我们去年没有超发货币,所以今年我们也没必要急转弯,而是贯彻货币政策的正常化,但是值得留意的是,因为大宗商品是全球定价的,所以中国虽然整体通胀不高,但是PPI、工业品价格在抬升。 

  我们的基础原材料价格,包括铜、钢这些,最近涨得很厉害,因为它是全球定价的,中国的CPI涨的并不高,一是因为我们货币政策正常化,二是因为正好处于猪周期的下行区间,所以中国面临的主要的问题就是输入性通胀的压力。

  这一轮经济复苏是K型复苏,全球经济和宏观政策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 

  这一轮经济复苏,我们面临一个很重要的新现象,叫K型复苏。这是最近宏观经济领域大家讨论比较多的一个话题。

  以前经济复苏一般有U型复苏、V型复苏,就是在经济复苏的背景下,大部分人的境况改善了,整体收入改善,就业改善。

  而K型复苏则是一部分人改善,一部分人变差了,虽然经济整体是复苏的,股市房市都在涨,各种资产价格都在涨,但是一部分人,甚至大部分人的境况反而是变差的。 

  为什么出现了K型复苏的现象呢?那就要说回到全球对货币的过度依赖。 

  我认为全球经济和宏观政策,已经走到十字路口了。我记得有一年达利欧来中国推销他的新书,他找了4个人帮他站台,我是其中一位。他最后讲到美国现在的收入分配的差距和大萧条前很相似,当年的大萧条是金融危机、经济危机、社会危机、政治危机,到最后军事危机——爆发了战争。 

  按照这个逻辑讲,它根本的原因不是经济问题,而是社会问题,或者说是收入分配问题。

  其实全球都面临类似的挑战,因为对货币的过度依赖导致了K型复苏以及财富收入差距拉大,进而导致了民粹主义、逆全球化等等这一系列思潮。

  MMT可能是货币金融的一次创新,但可能是宏观经济思想的一次大倒退

  历史非常相似,100年前也是类似的景象。站在这个十字路口该怎么办?经济学家要给出解决方案,现在整个经济学领域有两派,一派是以中国为代表,要回归货币政策正常化,推动改革,提升全要素生产率。 

  另一派就是MMT,现代货币理论。简单来讲,它的理念就是税收确定货币的发行。只要国家主权没有问题,货币的发行可以无上限,也就是政府的债务就根本不应该存在上限,可以通过政府的发债,包括通过货币的发行无限循环下去。 

  这就是现在大家都在讲的现代货币理论,那就是真的是在放水刺激的路上走远了,我对现代货币理论的理解是,这可能是货币金融的一次创新,但是可能是宏观经济思想的一次大的倒退。 

  但是我们很幸运,中国没有选择这条理论,所以去年中国主流的公共政策的声音是批判MMT的。 

  谈到对大类资产的观点,线索是非常清楚的。作为一个做了20年宏观经济形势分析的老研究员,我觉得最后一定要回归到最底层的逻辑。今年经济形势的主要逻辑就是通胀预期,这意味着今年受益的一定是低估值和有着涨价预期的品种。 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 机:010-63972176

电 话:010-63972176

邮 箱:calvin@china-dsd.com

公 司:中城投集团「城创云」——城市产业创造城市价值CityV

地 址:北京市海淀区丰贤东路7号1幢2层231室